首页设计之道“隐形冠军”成长的烦恼

“隐形冠军”成长的烦恼
文_唐婷

1986年,德国著名管理学家赫尔曼•西蒙首次提出,德国经济的持续发展,主要受益于那些在不为人知的行业里迅速崛起的中小企业。27年之后,同样成长为中国经济重要支柱的“隐形冠军”,经历了怎样的困境?

什么样的企业能被称为“隐形冠军”?

赫尔曼•西蒙(Hermann Simon)认为,“隐形冠军”指的是专注于狭小行业、在全球或某个区域市场拥有行业领先地位,同时公众知名度较低的中小企业。

“隐形冠军”的理论源于他的一次聊天经历。

1986年,时任欧洲市场营销研究院院长的赫尔曼•西蒙,在杜塞尔多夫遇到哈佛商学院教授西奥多•利维特。两人聊起这样一个话题:为什么联邦德国的经济总量不过美国的四分之一,但是前者的出口连续多年高居世界第一?

这次聊天的结果令人惊讶。

赫尔曼•西蒙发现,为德国出口做出最大贡献的企业,竟然不是西门子、奔驰等驰名国际的行业龙头,因为这些大公司与它们的美国同行相比,在国际市场上并不占有绝对的优势。因此,他总结出来的答案是,那些在狭小的细分行业里做到极致的中小企业,才是真正带动德国出口的引擎。

这一理论,如今在中国这个以“世界工厂”而闻名的新兴市场国家里,也得到了验证。

“世界工厂”中的“隐形冠军”

赫尔曼•西蒙曾说:“中国经济的未来可能更多地会依赖于中小企业而不是大企业。我的经验和看法可能跟管理教科书中的大多数说法都不太一样,他们总是关注IBM、微软或大的石油巨头们,向他们学习经验。而在我看来隐形冠军公司们的经验对大多数中国公司来讲更加有意义。”

据国家工商总局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07年6月至2012年6月期间,注册资本(金)在1000万元以下的中小企业,对企业总体数量的增长贡献率达到89.1%。其中,注册资本( 金)10 万-100万元和100万-500万元的企业增长数量最多,分别增长175.07万户和125.57万户,年均增长率分别为7.7%、12.9%。

另外一项数据则显示,中小企业占我国企业总体数量的98%以上,为中国新增就业岗位贡献率为85%,分别占据新产品、发明专利、GDP 和税收的75%、65%、60%以及50%。在中国,中小企业已经成为推动国民经济快速发展的重要力量。

在中小企业快速发展的繁荣背后,身处其中的“隐形冠军”正面临一系列的生存困境。

资金问题首当其冲。

深圳康冠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家专业制造平板显示终端产品的公司,在行业内具有领先水平。1995年成立之后,康冠科技开始生产CRT 显示器。当时国内的平板显示终端市场,刚刚开始发展。从OEM、ODM起步并拥有自有品牌之后,为了扩大市场,公司加快了扩张的步伐,但资金问题也随之而来。幸运的是,集团最后以内部融资的形式渡过了难关。

对威海威高富森医用材料有限公司而言,也许资金并不是一个最大的难题。因为有着威高集团的“庇护”,威高富森2005年在成立时,获得了5000万元的总投资,一跃成为第三世界国家最大的缝合针、线生产基地。

然而,真正让威海富森难堪的是,海外市场的“不待见”。

“中国缝合针、线在海外市场上的口碑是最差的。”威海富森进出口管理部经理李凯这样说道。“当我们首次走出国门参加国外展会时,国外一个年产值只有3、4百万产量和销售量的缝合针、线工厂,都可以理直气壮地嘲笑‘中国缝合针、线是垃圾!’而我们无话可说,因为人家做得确实比我们国内大多数工厂做得好。”

因为这样的触动,威海富森打从进入这一行业起,便将安全性放在第一位,以国际标准严格要求从原物料、工艺到产品验证的每一道工序。因此,从2005 年至今,威海富森卖出去的每一件产品从未因产品质量问题而被要求退换货。

让李凯颇为自得的是,目前与威高富森合作的几位美、德客户,都曾有过与国内同行合作又失败的案例。因此当他们与威高富森首次合作时,也是带着问号的。但几年下来,客户不但对他们的产品很满意,甚至考虑将合作范围进行拓展。

事实上,资金是“隐形冠军”面临的一个普遍难题。

中小企业融资,目前主要依靠银行贷款。国外商业金融发达,商业银行认为大企业虽然稳定,但竞争也很激烈。相比之下,中小企业的利润可观,风险管理的可控性也更强。因此,国外的商业银行青睐长期与中小企业合作。而国内的情况并不乐观。

我国现有金融体系下,银行主动贷款给中小企业的热情不高。一方面商业金融的市场结构不完善,另一方面,银行从利益和风险的角度权衡,不愿意为中小企业提供贷款。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指出,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关键在于信息不对称。由于企业财务不规范,信息不透明,“搞不明白是真是假,没办法查清企业的资信情况,因此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首先要完善企业征信数据库,其次是促进民间融资阳光化”。

技术则是另一大难题。

作为在细分行业里成长起来的中小企业,拥有核心技术和持续的研发能力才是“隐形冠军”安身立命的根本。不过,“中国制造”却面临着不少的技术问题。

珠海丽日帐篷有限公司曾为技术苦恼。

丽日是国内首家从事篷房设计、生产、租赁、销售的专业公司,在我国篷房行业排名第一,同时还是全球五大篷房品牌之一。公司的创始人梁维民是一名工程师,但他同样也遇到了技术问题。

丽日成立的1997年,国内的篷房市场还是一片空白。在没有资料可供参考,也没有专业人员指导的情况下,梁维民孤身一人开始了篷房生产技术的研究。经过了近16 年的发展,丽日生产的产品已经由最初的折叠帐篷发展到大型的篷房,并拥有多项专利。不过,与篷房的原产地德国相比,国内的篷房生产技术依然是一个问题。

珠海丽日帐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田礼向记者坦言:“目前中国的篷房生产技术有限,相比国外存在一定的差距。他们的一些篷房产品,我们确实还没有。”

海康威视也曾遭遇相似的难题。

这家生产监控产品的企业,在安防行业排名亚洲第一、世界第五,是不折不扣的“隐形冠军”。但当公司决定由生产道路监控类的摄像机转向民用摄像机之时,海康威视的设计工程师应亮和产品经理李文军都不明白民用摄像机到底该怎么做。因为和道路监控摄像机相比,民用摄像机不管是在产品参数还是安装程序上都有较大差异。这意味着在技术上又得重新探索一次。

激烈的市场竞争也让“隐形冠军”从行业中脱颖而出变得越来越艰难。田礼甚至把丽日这家国内篷房行业的龙头企业,比喻成一只不停被大灰狼追着跑的小白兔。

此外,人才也是困扰这些“隐形冠军”的因素之一。

在强调制造的传统企业环境下,缺少优秀设计师的成长土壤,所以大部分中国企业可能都不适合大规模建立自己的设计团队。

如何蜕变成显性冠军?

经历资金、技术、竞争、人才等全方位的考验,多重困境之中,中国的“隐形冠军”如何才能突围?

中央电视台品牌顾问、著名品牌战略专家李光斗表示,在目前的生存环境下,中小企业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怎样由“隐形冠军”过渡为“显性冠军”?他说:“中国的一些企业,不能用‘隐形冠军’来自我安慰,将低成本的产品卖到全世界,却没有核心技术之外最重要的东西——消费者的认知。”

李光斗表示,“隐形冠军”应该将“哭泣曲线”转换成“微笑曲线”。他所提到的哭泣曲线,指的是一家企业的制造能力很强,但是品牌和市场能力却很弱,因此在市场上十分被动。而“微笑曲线”则是提升品牌和市场能力,同时可以找别人代工,不一定自己生产。 在李光斗看来,曾经的“隐形冠军”三星就是一个成功案例。这家过去给索尼做OEM 的企业,在掌握了核心技术之后,还注重自身品牌的建设和应对市场的能力,最终超过索尼。

“真正的冠军企业,不仅在行业内领先,也应该是行业外的冠军。你可能不会买跑车,但你一定知道法拉利;你也许不会在家安装中央空调,但你一定听说过远大这个品牌。”他说。

而中国“隐形冠军”蜕变为“显性冠军”的道路,似乎还很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