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设计之道应放天:做有设计师素质的企业家

应放天:做有设计师素质的企业家
文/周玉洁

应放天,2013“中国制造之美”年度评选评委,浙江大学国际设计研究院教授、副院长,浙江大学信息产品设计系主任。一直聚焦智能化工业设计,其设计成果之一的集成吊顶在嘉兴已形成了300多家近百亿的产业聚集效应。

应放天很受人推崇,被不少粉丝尊崇为“中国乔布斯”。

在大家眼里,不论是面对业内资深人士,还是对设计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应放天总能将“工业设计”讲得深入浅出、头头是道,再晦涩难懂的专业词汇他也能用活生生的例子讲得妙趣横生。

               

他是一位优秀的传教者,也是一位了不起的实干家。

因为他的设计,浙江形成了两大产值百亿多的新兴产业。他笑称“这是我下半生生存下去的经济来源。”

设计,让“绣花枕头”长“脑子”

应放天曾说过:“大多数中国制造的产品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为何这样讲呢?他举例道:“美女虽然很漂亮,赏心悦目,但要是光有外表没有内在,美女只能叫做花瓶嘛!同样的产品,光长得好看却没有实用价值,那消费者怎么会来消费呢?”因此,工业设计一定要注重产品的功能和服务的设计,而不仅仅是要将产品做好看、做漂亮,“绣花枕头”最要不得。

应放天继续说道,“如何让花瓶美女获得内在的提升?就需要让她获得知识。对于工业设计产品而言,就需要注入‘脑子’,也就是‘智能化’。”

现在是一个信息化时代,也就是所谓的4D时代。4D时代除了长、宽、高,第四维度还应该有声、光、电、时间等智能化。

为进一步阐释,应放天随手拿起桌上的IPHONE手机道:“这是一部智能手机,现在很多人都用。但倒退到19世纪贝尔发明电话之前,谁能想到一根电话线便可以让相隔那么遥远的两个人听到彼此的声音?不说那么远,就算倒退十几年,有谁能想到一部小小的手机,除了打电话发短信,还可以听音乐、收邮件、上网甚至打游戏呢?这些都是信息化、智能化的力量。”

现在大家都在说转型升级,在应放天看来,信息化时代更应该将着力点放在“升级”上。他的“智能割草机器人”便证明了,智能化的工业设计可以在“升级”过程中大放异彩。

               

(2012“中国制造之美”年度评选参赛作品)

前几年,应放天从台州市长那里了解到,台州的割草机销量很大,但利润率很低,卖2、3个集装箱的割草机都不如卖头猪挣得多。于是他带着设计团队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改进割草机的设计,最终通过不同学科的整合,将普通割草机改装成了智能割草机器人。不但小巧轻便,自动割草,甚至下雨天还会“跑”到屋檐下躲雨。于是他成立了一家公司,专卖割草机器人。而传统的割草机行业也成功“升级”为高科技机器人行业了。

做一件设计,建一家公司

很多设计师都常说:设计从我开始。

据了解,目前中国大多数设计机构或设计师的普遍做法是:从制造企业拿到设计需求——设计前的调研分析——开始设计——与制造企业进行确认——设计修改——设计再确认——提交设计稿——拿劳务费——合作结束。于是,不论这件设计作品最终量产后销量如何,都与设计师或设计机构再无瓜葛。这在应放天看来,是最不可取的了。

“设计师应当主动介入到产品后期的其他环节,而不是只做产业链前端的事儿,那样的设计只是一种服务业,既无法让自身挣大钱,也无法帮助企业挣钱。”应放天认为,设计公司应该整合设计、制造、商业三种力量,通过设计解决“推出什么产品”的问题;通过制造解决“造出来”的问题;通过商业解决“卖出去”的问题。成功的公司,应该整合这三种资源。这才是应放天所极力推崇的,他本人也是这么做的。

应放天推出的智能割草机器人、智能泳池清洁机器人、智能护理机器人,开创了全国机器人产业化的先河。而每推出一件设计,他便会成立一家企业。虽然应放天不懂制造、不懂商业,但他会与其他企业组建合资公司,他凭设计和技术入股。既可以全程跟踪设计作品的量产过程,进行适时的改进,又可以分享公司利润和设计费用。

同时,应放天还组建了一支设计团队,团队成员可谓“纷繁复杂”:有学工业设计出身的,有做结构出身的,有学嵌入式技术的,还有机电一体化的……他认为,设计是跨学科整合的艺术,通过组建跨学科的团队,才能创造出优秀的产品。

应放天觉得自己是一名像企业家的设计师,或是一名有设计师素质的企业家。因为在他看来,企业家与设计师拥有着相同的灵魂:重视创新。

应放天希望中国能出一大批偶像,例如从未上过大学的安藤忠雄成为了建筑家;半途从斯坦福大学辍学的乔布斯成了商业领袖;小学都没毕业的爱迪生成为了发明家。

同时,今天这个时代又是草根与专家混合前进的时代,就如同中国那些选秀比赛,草根和专家,有着一样的发言权。

这是时代的大方向,是当代创意的方向,也是应放天对设计的追求与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