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设计之道设计,至关重要

设计,至关重要
特约记者/陈静

“事实上,设计制胜或死路一条,对于制造产品,以及提供服务的公司而言是至关重要的抉择。商家必须了解如何设计客户体验,否则就将被抛弃在无人问津的墓地里。”在《至关重要的设计》一书中,苹果公司前首席设计师、苹果工业设计部门的创立者罗伯特•布伦纳如是阐释设计的重要性。

为品牌创造价值

如今,谈及工业设计为品牌创造的价值,人们无一例外地会提到苹果公司的成功,其以不足10%的市场份额,主导着整个手机行业的利润和营收。在东南大学艺术学院设计系主任张志贤看来,苹果正是因为用工业设计为用户提供的完美体验而赢得大批“果粉”。

“另一方面,风靡全球的苹果产品证明了出自中国代工工厂的产品质量已经得到认可。”张志贤表示,中国企业目前并不缺乏制造能力,但诸如苹果等企业所获得的巨额利润里,代工企业收益甚微。事实上,每当国际经济环境动荡、经济不景气时,受到最大影响的正是国内低端加工型中小型企业。

据了解,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设计类毕业生,但令人尴尬的是,很多中国的产品却总是被贴上“山寨”的标签。知名产品设计师杨明洁认为,这是一个无奈的结果,从清朝末年至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工业设计停滞一百多年,导致企业丧失了自我创新的意识与能力。

复制、山寨,目的是为了更快速的获得利益,却忽视了工业设计可能带来的长远利益。“当下中国企业如何提升创新研发能力,如何建立国际性知名品牌,如何提升产品附加值?设计在其中扮演非常重要的作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副会长鲁晓波认为。

绝不仅是外观

张志贤认为,目前中国工业设计水平现状,还受到创新环境、教育资源、人才培养等多方面影响,其中企业对工业设计的理解也差强人意。

目前,仍有不少企业对工业设计的理解停留在对外观的改造上。张志贤曾多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某合作企业研发一款新产品,在即将上市前发现东西不好看,于是找到他的团队,希望“做好看点”。

“不少合作企业他们更多的是把我们作为美工,把工业设计作为补充和对产品的美化。”张志贤说,这也是目前中国工业设计的一个困惑。从概念上来说,工业设计是运用美学的观念,专注对产品有用性与美及整体环境方面的设计活动。

以下这种说法或许能更好的诠释工业设计:把技术理解为一种生命体,这种生命体要附着在人的身上才能释放更大的价值,同时让人变得更强大。但是这种生命体和人之间是相互排斥的,设计起到的作用就是消除这两种生命体之间的排异反应。

判断一个产品设计是否成功,取决于它是否让技术服务于人。

理性大于感性

一个特殊的吸管给张志贤留下了深刻印象:澳大利亚的一个专利产品,在牛奶的吸管里装了巧克力颗粒,将牛奶吸入口中,巧克力豆便随之融化成为可可奶,这项设计解决了孩子对牛奶不感兴趣的家长的烦恼。“技术不难实现”,张志贤说,“问题在于,能不能想到,这就是研究用户需求的目的所在。”

在张志贤看来,设计本应是个理性的研究过程,而并非坐在办公室琢磨如何画图。因为设计的最根本是满足人的需求,解决问题。

(东南大学艺术学院师生与美国华盛顿大学美术学院师生交流)

对于企业来说,需要的是有研究能力的设计师,而不是只会做好看的东西的设计师。“从一件产品计划研发开始,设计师就应该介入其中。”张志贤认为,这一点上目前中国企业与国外相比有较大差距,此前来自美国青蛙设计(frog Design)公司的设计师曾到张志贤的学校对学生进行调研,问关于学生生活中的问题、想法及观念,看上去与设计不相关,实则这正是“研究的过程”,为新产品的设计做前期的准备。

而目前国内中小微企业建立自己独立的设计团队受限颇多,更多的是采取委托设计机构的做法。张志贤认为,在寻求合作过程中,企业诉求很重要,应该有一个设计的战略眼光,“比方说自行车企业,下单应该首先明确我未来想针对某一市场开发一款什么样的车,比如针对15岁左右青少年的自行车,产品设计从这一步就介入,而不是盲目地设计开发。”

“不过目前知识产权的保护也是一个困扰。”张志贤认为,目前国内知识产权保护力度还远远不够,这也是导致部分中小企业对创新、设计避而远之的原因之一,尤其是做一些小产品的企业,基本上没有秘密可言,企业投资了可能资金还没有回收产品就已经被同行抄袭了。

从教育方面来说,张志贤认为从接触设计开始就培养学生“研究”的理性思维很重要,此前东南大学艺术学院与美国华盛顿大学美术学院以“水”为主题共同开设的一门国际研究型设计教学课程,便力图让学生做的设计不是凭空想象,而是通过理性的研究完成招贴设计。